全民医保“灵魂砍价”不放弃每一个小群体

2023-01-21 16:49:25 兰心雪 中国网
imgad2

日前,李牧注射了第四针诺西辛钠虽然已经被脊髓性肌萎缩症折磨成了重度残疾人,但他依然庆幸自己在还能坐轮椅的时候就用上了这种曾经的贵药

几个月前,李牧伸手去拿桌上的一瓶矿泉水,感觉那瓶水突然变重了他用尽全力去拿那瓶水,拿了两三次,瓶子还能动,但就是拿不起来,直到它掉在地上,滚到一边,轮椅上的李牧够不着

李牧知道自己的手部肌肉已经退化,连一瓶矿泉水都拿不起来当时李牧看着滚走的矿泉水因为肌肉萎缩,吃饭困难,甚至无法呼吸,他想了一下以后该怎么办事实是,他除了认命,别无他法

脊髓性肌萎缩症是一种由基因突变引起的罕见疾病肌肉无力和肌肉萎缩是本病的主要表现脊髓性肌萎缩症被称为2岁以下儿童致命遗传疾病的头号杀手大部分孩子的死亡都是呼吸肌无力导致的呼吸衰竭

李牧在1岁多的时候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萎缩症这时候,他走一两步就会绊倒诊断他的医生告诉李木的父母,这种病无法治愈,孩子可能活不到成年李牧母亲一听,当场晕倒

12岁之前,李牧并不觉得自己有残疾,那时候还有点胖他只是知道他不能跑和跳12岁后,李牧开始脊柱侧弯9年过去了,李牧的脊椎已经弯成了一个大大的字母C,背也高了,只能斜靠在轮椅上因为肌肉萎缩,李牧全身能活动的地方屈指可数:头,上半身能活动一点,左手和右手的手指右手的力量只能拿起手机或者勺子

针对脊髓性肌萎缩症,伤害肽钠注射液是国内首个上市的精准靶向治疗药物这种药在使用的第一年需要注射6次,以后每年注射3次,终身使用因为每针在美国要12.5万美元,所以也被列为世界上最贵的十种药物2019年,这种药在国内上市,每针价格在70万左右

李牧是在和病人聊天时了解到这种药的当他得知一针要70万元时,他们的聊天戛可是止我告诉李牧中青日报·中青网记者:我当时算了一下,我们家不吃不喝要攒够一根针的钱要7年节俭了7年,一根针都没了然后我就忘了这个打针的想法

直到2021年12月,一则灵魂议价的新闻传遍网络,李牧的希望再次被点燃。

全国组织集中采购节约资金2600多亿元。

2021年12月3日是李牧的21岁生日就在同一天,国家医保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新调整的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其中70万元的注射用诺西辛钠被收入其中!李牧看到群里的消息,觉得上天给了他最好的生日礼物

随后,网上公布了诺西嗪钠注射液谈判的视频医保谈判代表,福建省医保局医疗器械采购处处长张的一句每一个小群体都不应该被抛弃,感动了无数网友脊髓性肌萎缩症的发病率仅为1/6000—1/10000,这种病的患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群体作为重度残疾人,李牧平时几乎不出门,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这些小群体似乎没被看到,但国家医保惠民政策正在让他们获得更多的获得感

回到四年前,2018年5月3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北京西城区成立,中国医疗保险领域的重大改革拉开序幕。

药品集中采购是国家医保局成立后不久开始的一项重大改革措施2018年11月14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印发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通知》,全面部署试点工作

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价格招聘办公室主任蒋解释,国家医保局作为医疗服务的最大支付方,依托全国统一市场,充分发挥战略采购优势,创造性地开展了集中带量采购和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这两项任务是一套组合拳国家医保局充分利用需求这一经济杠杆引导供给,引领医药领域供给侧改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用得起质优价廉的高估药和创新药

正如张在谈判中所说,鉴于中国的人口基数和中国政府为患者服务的决心,在世界上可能很难找到这样的市场这一个半小时的谈判,最终将一针70万元的天价药降到了3.3万元以内

李牧说,这段视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一个小团体都不应该被抛弃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种曾经的天价药被医保报销后,李木每次打针只需支付2000多元当我看到报销后的金额时,我从心底感到高兴李牧说,他玩游戏的收入,加上国家的各种补贴,基本可以自己支付这2000多元对于一个需要家人帮忙穿衣,如厕,甚至睡觉翻身的重度残疾人来说,自己掏钱治疗有着更特殊的意义,让他脆弱的自尊心得到了很好的安慰

截至2021年12月,我国已有60余种罕见病药品获准上市,其中涉及25种罕见病的40余种药品已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吴志英说,这实际上让所有罕见病患者看到了曙光,会增加他们的信心否则很多患者会因为觉得无药可用或者药太贵买不起而自暴自弃当然,另一方面也让患者看到了国家对罕见病的重视和国家的经济实力

罕见病患者用药,是中国医疗收集的一个缩影截至今年2月,国家已组织开展了6批药品集中采购,共采购234种药品,平均价格降幅达53%2003年改革的累积成果显示,全国组织集中采购节约资金2600多亿元在此期间,药品价格总水平呈稳定但下降的趋势国家医保局开展的药品价格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1年药品价格总水平继续下降,年均下降幅度约为7%

在集采工作中,好药不断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优质药品可及性明显提高国家医保局每年动态调整医保药品目录在过去四年中,调入507种药品,调出391种药品,清单中的药品增加到2860种扩大了定点零售药店作为药品供应新渠道,使救命新药更快,更便宜,更方便地获得

除了药品,我国的集采工作还延伸到了高值医用耗材其中,心脏支架平均价格下降93%,人工髋关节和膝关节平均价格下降82%,有效挤压了虚高价格的空间针对药价虚高的软肋采取直接措施,达到降低药价,提高药品质量,促进产业升级等多重效果更重要的是,集中采购在减轻负担,提高医保效率的同时,为规范医疗行为,推进公立医疗机构改革创造了条件

我们在短时间内为所有人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络目前参保人数超过13.6亿,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职工医保和居民医保政策范围内的住院费用比例分别为80%和70%左右基金年收支均超过2万亿元,惠及群众40多亿人次就诊对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支持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共同富裕发挥了重要作用

国家医保局成立两个月后,2018年7月,《垂死挣扎》上映,还原了贫困癌症患者买不起救命药的残酷现实一个月后,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抗癌药省级专项集中采购的通知》在随后的采集工作中,《垂死挣扎》中的抗癌药伊马替尼也被纳入医保目录采集工作使需要伊马替尼治疗的患者得到了充分的用药保障

当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告诉李牧,国家医保局是2018年成立的时候,他惊喜地说,才不到5年啊!然后他说:那我们很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跨省住院费用直接结算已覆盖全国。

日前,国家医保局成立不到三个月,国新办召开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情况通报会国家医保局副局长李涛通报,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国平台结算的跨省就医人次达48.6万,产生医疗费用118.3亿元,基金支付70亿元

三年后的2021年12月10日,国新办举行了主题相同的吹风会,李涛再次出席她更新了三年前上报的数据:截至2021年10月,全国不同省份住院人次和门诊结算人次分别超过1000万,两者加起来超过2000万其中,2021年1—10月,跨省直接结算住院费用363.68万人次,涉及医疗费用880.35亿元,基金支付510.34亿元,全国普通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700.03万人次,涉及医疗费用17.52亿元,基金支付9.62亿元

相隔三年的两组数据对比,有力地说明了我国不同省份在住院费用结算方面取得的成绩这三年的变化背后,国家对相对弱势的农民工的关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研究异地就医直接结算问题,也明确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将农民工和外来就业创业人员纳入直接结算范围

至于跨省就医的程序,参保人需要先到参保地的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登记提交一份很简单的备案表,主要目的是根据参保地的机构了解参保人要去哪个城市,方便我们和参保人居住或工作的城市进行下一步的医保结算李伟解释道

为方便农民工异地就医,国家医保局将于2018年10月底前简化备案手续,取消所有需要就医的经办机构或定点医疗机构提供证明或盖章的要求此外,外出打工前,农民工可能不知道自己下一个工作和居住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医保局采取的是补证的方式,也就是这些农民工可以先备案,等他们工作或生活的城市,拿到相关材料后再补办

除了这些短期可以立竿见影的措施外,国家健保局还着眼大局,在全国各省,各地方推行异地就医可喜的是,2021年12月10日,在国务院关于跨省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政策吹风会上,李涛表示,截至目前,跨省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服务已覆盖全国所有省份,所有统筹地区,各类参保人员和主要外出人员,接入联网定点医疗机构5.29万家,基本实现了定点医院全覆盖,每个县至少有一家联网定点医院的目标

与此同时,跨省异地就医门诊也已全面启动李涛说,2021年初,在全面推开京津冀,长三角,西南试点的基础上,国家医保局和财政部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新增山西等15个省份为全国门诊试点省份,实现了门诊跨省异地就医的全面推进,覆盖97.6%的统筹地区和12万家定点医疗机构,91.7%的县有1家以上联网定点医疗机构

跨省来回就医,办理手续多,是老百姓的一大痛点为解决这一问题,国家医保局优化了备案管理,加快了信息系统建设,为人民群众提供了口袋装医保营业厅和家搬医保服务点:与国家综合政务服务平台互联互通的国家医保服务App,远程病历程序,国家医保服务网大厅

中共国家医疗保障局党组在《求是》发表的文章总结说:经过百年奋斗,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成功构建了中国特色的医疗保障制度我们的先辈称之为‘难以想象的奢侈品’的‘基本医疗保障’已经成为每个人的基本福利,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左右的医疗保险投入有效地保障了全国人民平均预期寿命由新中国成立前的不到40岁提高到目前的77岁